天下传奇官方网 http://www.tianxia4f.com/

天下传奇分 王者归来版及怀旧版 大家可以椐自已的喜欢 选择游戏 本游戏管理团队极度憎恨盗号 作弊 行骗行为.一经发现坚决查处.请所有玩家文明游戏.

请不要无意义回复或者灌水(包括顶、ding、纯表情帖、重复字母及标点符号等等)违规者天下币-10,恶意灌水者,一经确认,删帖、扣分、处理。

    (原创天下故事)与狼共舞(四)寻找字母的爱情(上)

    蕙质兰心
    蕙质兰心

    帖子数 : 14
    注册日期 : 10-04-12

    (原创天下故事)与狼共舞(四)寻找字母的爱情(上) Empty (原创天下故事)与狼共舞(四)寻找字母的爱情(上)

    帖子  蕙质兰心 于 周日 五月 02, 2010 12:31 pm

    与狼共舞(四)
    寻找字母的爱情(上)


      字母用过了我精心为他准备的晚膳后,准备上路了。

      我和哥哥、战云前去送他。

      “几位,字母还有一事相求!”字母面色凝重、表情严肃。

      “字母兄请讲!”我们以为他会有什么大事要托付。

      “我也不小了,一直在外打打杀杀,到现在还没有讨到老婆。今天在这里遇到这么多的美女,突然起了成家之心,还请各位多帮忙,为我订门亲事,我这英俊外貌和绝世武功,也需要有人继承啊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送走了字母,我们三人狂笑不止,他可太逗了。

      “哥哥们,我们真的要帮他讨老婆吗?”

      “小妹,这也未尝不是一个稳定军心的好方法。”

      “可是,要帮他寻一个什么样的人?我们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子的?更不知道什么样的人适合他?”

      “呵呵,秘语,这件事,就得由你出面了。我和风云都是男子,和这些女孩子谈这等事情,不太妥当。”

      “我?我怕我难以胜此重任啊,我可是从来都没有做过媒婆的!”

      “小妹,这事真就得交给你处理了,不过你别担心,我和战云先帮你物色几个人选,你去和她们聊一聊,谈的时候,要注意技巧和方法,不要把事情搞砸了。”

      “秘语,我考虑了一下,咱们行会里的这几个女孩子中,蒂娜的年龄太小,不合适;女神性格孤傲,也不合适,云端是比齐人,在生活习惯上,肯定与暴风城的人有很大差别。现在就剩下雪儿、苦人和轻烟了,明天,你去找她们三个人谈一谈吧。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唉!这一夜,可真的是辗转反侧、难以入眠哪!明天我要怎样和她们几个说呢?想的头都大了!


      砰~~~砰~~~砰~~~

      “谁啊?”

      “雪儿!是我!秘语!”

      门开了。

      “原来是秘语姐姐,这么早,有事吗?”

      “哦,没什么事。雪儿,这几天在这里,住得还习惯吗?”

      “呵呵,挺好的,没什么不习惯的。来,你坐下说啊,我给你倒杯茶。”

      “谢谢!雪儿,这房间让你打扫的真干净。咦?这香囊是你绣的吗?”

      “是我绣的,拙手笨脚的,让你见笑了。”

      “哪有!这么漂亮的香囊,我还是第一次见呢!你的手可真巧!嘻嘻!是不是要送给心上人的啊?”

      “我还没有心上人呢!”

      我心中暗喜。

      “雪儿,那你以后想找个什么样的人做我的妹夫啊?”

      “我嘛,我想找一个英俊、潇洒、谈吐不凡、武功高强、温文尔雅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人。”

      “那你看咱们行会里有这样的人吗?”

      “和大家相处的时间太短,还不了解。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从雪儿的房间出来,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。按雪儿的标准,字母没有几点能够得上的。看来,雪儿这个人选,是不行了。

      
      走到轻烟房前,见到她正坐在窗下,若有所思。

      “轻烟,在想什么?”

      “啊!原来是秘语,快进来坐!”

      轻烟泡的茶,香气扑鼻。

      “轻烟,这把古琴是你的吗?”

      “恩,是我的。”

      “不知你能否弹奏一曲?我好喜欢听古琴的声音!”

      屋内冉冉檀香,摄人心脾;轻烟轻抚琴弦,动人的乐声如珠落地。真的好美!

      “轻烟!你真的好棒!不知什么样的人才能娶到你,他可真有福气!”

      轻烟的脸颊上荡起一片绯红。

      “他哪里有什么福气?你可别夸我了,他只是一个闯荡江湖的浪子罢了。”

      我的心猛地一沉:“你有心上人了!?”

      “恩,我的未婚夫,他叫情有独钟。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浑浑噩噩地从轻烟房里面走了出来,头胀得很。

      唉,看来我今天完不成这个媒婆的任务了……

      
      远处,传来练剑的声音。不知是谁的剑鸣,这样铿锵有力。只剩下一个人选了,索性先去看看谁在练功,然后再去说媒……

      一位绿衣女子,手持银白色的宝剑,正专注的练习着。速度极快,剑像银蛇般一样飞舞。对面扎好的稻草人,可能就是她的假想敌,宝剑狠狠地向它刺去,招招致命。

      “苦人!原来是你!”

      原来是苦人在练功,她可真是刻苦。她也看见了我,停止练习,用衣袖擦了擦额前细密的汗珠,向我走来。

      “秘语,让你见笑了。”

      “没有!没有!你的功夫真棒!是我耽搁你练剑了,不好意思。”

      “没关系,我也练了一大早了,该收功了。”

      “那我们去那边的凉亭坐一会儿吧!你也歇歇!”

      “好。”

      在凉亭中坐定,我的脑子,飞快地转动。细想该怎样和苦人谈这件事。

      “苦人,你的家乡在哪?”

      “我家住在白日门的郊外。”

      “哦,那里离暴风城不远哦?”

      “是的。”

      “我看你自从来到这里,就没开心过。是不是我们照顾的不好,或者哪里让你不习惯?”

      “不,这里一切都好,大家对我也很好。秘语,你不要多想,我只是有深仇大恨在身,让我开心不起来。”

      “苦人,能和我讲讲吗?”

      苦人紧闭双目,眉头深锁,像是在回忆那一段痛苦的经历……

      “我和父亲、母亲、妹妹,一直安静的生活在白日门的郊外。父亲是一个武师,常在白日门教弟子们练武。我的武功就是和父亲学来的。母亲在家照顾我和妹妹,我们一家四口的生活很祥和、很温馨。三年前,(号令天下)征战到白日门,他们借口人多练武就是要叛乱,便用计杀了父亲和他的弟子们。有一个弟子为了保命,出卖了居住在郊外的我们。沙军冲到我家,将我们母女三人团团围住。他们不但当着我和妹妹的面,残忍的杀害了我的母亲,还扬言要把我和妹妹带回营去,供士兵们玩乐。妹妹才12岁啊,她害怕极了,狠狠咬了擒住她的士兵,想要逃跑,没想到被后面飞来的刀,砍死了……”

      “那你呢?你是怎么逃出来的?”

      “我不想死,我要留着命为父母和妹妹报仇。士兵们押着我走出家门,又放火把我家烧了。没走多远,一群骑着马的蒙面人经过,把我救了下来。”

      “谢天谢地!那后来呢?”

      “后来我就隐姓埋名,四外流浪。希望有一天,可以为家人报仇!”

      “那救了你的那些蒙面人呢?你怎么没和他们一起走?”

      “他们救下我后,给我扔了一袋金币,就走了。”

      “那他们全都蒙着面?你是不是都忘记他们的样子了?”

      “怎么会呢?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领队救我的蒙面人 — 我的恩人,他有着一双深蓝色的眼睛。甚至,为了救我,还让沙军划伤了左臂。”

      深蓝色的眼睛!我猛的想到,字母的眼睛不也是深蓝色的吗?那会不会是他救了苦人?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事情就好办多了!

      “只可惜他就这么走了,你连报恩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
      “唉,也许是天意吧。如果能再让我见到恩人,我一定要报答他,哪怕要我付出生命……”

      “嘿嘿,如果他不想要你的性命,只想要你的人呢?”

      “要我的人?什么意思?”

      “就是要你嫁给他啊!”

      “不会的。”

      “如果会呢?”

      “那我……那我就以身相许!”

      出于少女的羞涩,苦人很艰难的说出这句话。但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闪烁的光芒。我想她对恩人,是有爱恋之情的……

      字母啊,字母,我真希望你就是那个救苦人出火海的良人。如果你真的是那个人,那这一切的一切,就是天意,就是缘分啊!




    (未完待续)

      目前的日期/时间是周日 四月 05, 2020 2:10 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