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下传奇官方网 http://www.tianxia4f.com/

天下传奇分 王者归来版及怀旧版 大家可以椐自已的喜欢 选择游戏 本游戏管理团队极度憎恨盗号 作弊 行骗行为.一经发现坚决查处.请所有玩家文明游戏.

请不要无意义回复或者灌水(包括顶、ding、纯表情帖、重复字母及标点符号等等)违规者天下币-10,恶意灌水者,一经确认,删帖、扣分、处理。

    (原创天下故事)与狼共舞(一)雪狼

    蕙质兰心
    蕙质兰心

    帖子数 : 14
    注册日期 : 10-04-12

    (原创天下故事)与狼共舞(一)雪狼 Empty (原创天下故事)与狼共舞(一)雪狼

    帖子  蕙质兰心 于 周日 五月 02, 2010 4:44 am

    与狼共舞 (一)雪狼



      盟重土城,黄沙漫漫、苍鹰旋舞。苍凉的背后,透着一片繁华的景象。

      这就是我的家乡--楼兰。

      我是楼兰的公主,从小和我的王兄--楼兰王子在一起,享受着父辈们的宠爱、听从他们的谆谆教诲、领悟做人的道理。

      像所有的孩童一样,我们也有着一颗纯洁善良的心。

      在一次王族的狩猎中,士兵们捕获了一匹狼。它通体雪白,十分漂亮。悲哀的眼神中充满了强烈的求生欲望。我和王兄很喜欢它,便把它救了下来。

      雪狼很乖巧,我们相处得很好。放生的时候,我们三个的眼里都噙满了泪水,它一步一回头的望着我们,那么不舍......

      救狼的故事结束了,而我们的传奇,才刚刚开始......


      玛法五百二十一年,沙巴克的(号令天下)攻打楼兰。

      长时间的安定祥和,使楼兰人失去抵御外敌的能力。楼兰瞬间土崩瓦解,百姓生灵涂炭。更甚的是,残忍的沙巴克军队开始屠城了......

     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:血,到处都是血。残壁断垣上,堆满了楼兰人破碎的肢体。

      空气中充满了血腥的味道和死亡的气息。耳边响起的都是人在惨死前的最后一声悲鸣!

      我和王兄被御林军中最强的一支队伍保护着。父王派他们护送我和王兄出城。

      父王说,他要和楼兰百姓同生共死。他要我和王兄保全性命,长大后重建楼兰,为所有惨死的楼兰百姓报仇!

      也许就在那一刻,我和王兄突然长大了。

      匆匆和父王叩别,闭上眼睛,把父王慈祥的面容深深印在心底。咬紧牙关,和御林军一起杀出去!

      泪,流在我们稚嫩的脸颊上。我们努力,不发生任何声音。因为我们知道,只有坚强,才能活下去!

      杀出城外的时候,只剩下我和王兄两个人了,御林军的将士们,用他们的血肉之躯,为我们铺设了一条逃生之路。

      我们拼命的跑,可是后面的铁蹄声已越来越近......

      我们被沙巴克的骑兵围住了!

    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尊贵的楼兰王子、楼兰公主,二位想逃到哪儿去啊?”为首的是一个凶神恶煞的大胡子。

      我和王兄背靠着背,手持长剑,一语不发,准备随时迎战。

      “斩草要除根,你们以为,我们(号令天下)会让你们这么轻易的逃掉吗?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受死吧!”

      “王兄!小心!”

      “王妹!小心!”

      我和王兄自小习武,也是训练有素的。可是,他们人太多了......

      “嗷呜~~~~~~~~~~”

      什么声音?是狼!狼群!

      我和王兄欣喜的看到,雪狼带着狼群,飞似的冲入我们的重围,它们高高跃起,死死的咬住沙军的喉咙!

    沙巴克的铁骑们还没反映过来,就已经下到地狱里去了。

      “雪狼!真的是你!”

      “太好了!雪狼!”

      我和王兄抱住雪狼,失声痛哭。像是见到了久违的亲人一样......

      雪狼舔着我们的脸,舔去我们脸上的泪水,像是在告诉我们:不要怕、不要哭,有我在,没有人会伤害到你们......

      就这样,我和王兄跟着雪狼,走进了沃玛森林,隐居起来,开始新的生活。

      王兄不再是楼兰王子,我也不再是楼兰公主。

      不过,我相信有一天,我们会回去的!



    (四年后)


      “小妹,你这招‘拈花一笑’练得不对,正确的剑法应该是这样的......”这四年来,哥哥的剑法突飞猛进,我们逃离时,所带的剑谱,他都已练成了。

      雪狼安静地站在那里,看我们练功。像一个严厉的师傅,更像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。

      可我和哥哥早已把它看成我们的亲人。我和哥哥常抱着雪狼说:你要是变成一个人,那该有多好。

      每当听到这样的话时,雪狼总是眼神深邃,沉默不语......

      四年了,我们一直都没有忘记仇恨。

      四年中,我一直都在被同一个梦魇折磨:血,到处都是血。被无辜屠杀的百姓,还有被烈火焚身的父王......

      “不要,不要!不要杀我父王!父王!父王!啊~~~~~~~~~!”

      “小妹!又做恶梦了是不是?”哥哥跑过来,心疼地抱着我颤抖的肩膀。

      “哥~~~~~呜呜呜~~~~~我又梦见了~~~~~~~呜呜呜~~~~~~”

      “别哭了,小妹别哭了,没事的,有哥哥在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      “哥,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报仇,什么时候啊~~~”

      “小妹,我...... 谁?”

      我和哥哥飞身奔向窗外,只见雪狼绝尘而去。

      “哥,雪狼刚才在外面?”

      “一定是它听到你的喊叫,跑过来看你。”

      “那,雪狼听到我们的谈话了,是吗?”

      “嗯,一定听到了。”

      “那它为什么要跑?”

     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    一连好几天了,我一直也没见过雪狼,不知道它跑到哪里去了。



      这天,我和哥哥仍旧在树林里练功。

      “啪 ̄啪 ̄啪 ̄ ̄好功夫!”一个人拍着巴掌走了过来,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。

      “你是谁?怎么会到这里来?”我和哥哥都很惊讶,用剑指着他。要知道,我们已经四年没见过外界的人了。

      “别,别,二位少侠,快把剑放下,我没有恶意的,我只是迷了路,恰巧听到这边有练剑的声音,才过来的,我不是坏人!”

      “我们不会轻易相信你的!”剑,逼近他的咽喉。

      “我真的不是坏人,要怎样你们才能相信我?”

      沉默。

      “对了,二位少侠,我知道一种方法,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:狼是从来不伤害好人的,只咬坏人。要是你们不信我,那你们找匹狼来,就能知道我是不是好人了!”

      我和哥哥对视了一下,点点头。

      也许只有用这种方法,才能辨别人的善恶了。这个世界,我们不相信任何人,只相信狼。

      我拿起挂在胸前的竹笛,轻轻地吹了起来。这是我和哥哥与狼沟通的方式。

      笛声响起,狼群飞奔而至。

      为首的依然不是雪狼,是一匹叫做大黑的狼。

      “大黑,这个人是坏人吗?”

      大黑围着那个人转了几圈,突然很友好的舔他的手。像忠诚的狗见到主人一样撒起欢来。其他狼也像大黑一样,显得格外兴奋,都围着他转。

      他得意的望着我们俩:“怎么样,我说我是好人吧!”

      我和哥哥撤走了宝剑,也撤走了对他的疑惑。

      “我叫战云,请问二位少侠尊姓大名?”

      “我叫风云,这位是我妹妹密语。”

      三个人抱拳一躬,就算是认识了。

      我相信狼有判断,哥哥也相信。哥哥一直对我说,狼一点也不可怕,可怕的是人,那些人面兽心的人。

      这个战云这样受狼欢迎,我想,他一定不是坏人。

      傍晚,我烧了几道菜:野鸡、鱼、野菜,还有蘑菇。香味扑鼻,算是给今天对战云的不敬,道个歉。

      三个人把水言欢,很快就成了很谈得来的好朋友。

      我这时才注意到战云:一身雪白的外衣,羽扇纶巾,风度翩翩。特别是他的眼睛,像是在哪里见过,可怎么想不起来了呢?


      懊恼!这个雪狼跑哪去了呢?好几天不见狼影,今天这种氛围,应该有他才对啊!



    (未完待续)
    avatar
    未来的自己

    帖子数 : 2
    注册日期 : 10-05-02

    (原创天下故事)与狼共舞(一)雪狼 Empty 回复: (原创天下故事)与狼共舞(一)雪狼

    帖子  未来的自己 于 周日 五月 02, 2010 4:49 am

    重新温习+拜读了
    avatar
    秋离

    帖子数 : 2
    注册日期 : 10-05-02

    (原创天下故事)与狼共舞(一)雪狼 Empty 回复: (原创天下故事)与狼共舞(一)雪狼

    帖子  秋离 于 周日 五月 02, 2010 10:05 pm

    不错,只是没和你们玩过 不知道里面都代表何人

      目前的日期/时间是周日 四月 05, 2020 2:19 am